Home » World News » Burma

希拉里在缅甸:美国针对中国的另一举措

作者: 彼得 • 西蒙兹
2011年12月7日

原文“Clinton in Burma: Another US move against China”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1年12月3日发表的报道。

* * *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本周对缅甸为期三天的访问,特别突出了与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苏姬的高调会面,及大量美国支持“民主权利”的虚伪炒作。希拉里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协调奥巴马政府的活动,以破坏中国在整个亚洲地区的影响力。

这是美国国务卿50年来首次访问缅甸,并且是在两周前的东亚峰会上宣布的。当时奥巴马在南海争端方面加大了向中国的施压。奥巴马决心抓住缅甸军政府正在寻求与美国妥协的迹象,使其松开与北京政权密切的经济和战略关系。

在抵达缅甸前,希拉里言有所指的说,发展中国家应当做“聪明的购物者”,应警惕接受来自像中国这样的捐助者的援助,因它们更感兴趣的是“提取你们的资源,而不是建设你们的能力。” 这信息显然是针对缅甸等严重依赖中国经济援助和投资的国家。

希拉里解释说,她来此是为了“测试”军政府的真实意图,而华盛顿是不会作出重大让步的。她于周四在该国人为的新首都内比都会见了缅甸总统吴登盛,并警告最近的政治步骤虽然值得欢迎,却“只是一个开始。” 在过去的一年,当局将被软禁的昂山素季释放,在形式上把权力交给了文官总统,并允许昂山素季和她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参与即将举行的补选。

缅甸政府急于与华盛顿达成和解,以缓解对北京的严重依赖,结束西方的制裁,从而把该国转变为一个新的廉价劳动力平台。吴登盛形容希拉里的访问是“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并希望将打开一个“两国关系的新篇章。”

在《时代》杂志报导的各种评论中,缅甸总统政治顾问柯柯萊指出了军政府的一些动机。他说,“在此之前,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不得不接受中国的帮助。当制裁解除后,缅甸所有人将会过得更好。”

《亚洲时报》的一篇题为“中国对内比都的怀抱太过强大”的文章,追溯军政府方向的转移是发生在2004年的权力斗争,当时被认为是“中国的人”的总理钦纽以贪污罪被清除。文章指出了2009年中国因缅甸军队对缅北内的中国公民的对待和最近决定搁置一个中国资助的大坝工程而愤怒。

尽管有些冲突,缅甸政府希望保持与北京的关系。在希拉里到来前,该国的最高级将领闵翁莱于周一赴北京向中国高层政治和军方领导人保证军政府将继续与之合作。北京已投入了相当大量的资源去促进两国的经济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向中国提供原料和直接进入印度洋的入口。

中国已经开始通过从缅甸到中国南部的能源管道,作为北京减少依赖经马六甲海峡从中东和非洲进口石油的一部分努力。该战略的目的是抗衡五角大楼通过控制关键的“咽喉要道”如马六甲海峡,从而能对中国实施海上封锁的计划。

学者高祖贵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上的谈话指向了北京感到的恐惧,他说:“美国希望加强与湄公河下游国家如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意图是强烈的,而且是非常明确地瞄准了中国。”

缅甸总统顾问柯柯萊还指出了中东的事件是与美国改善关系的另一个动机。他说,“我们不希望一个阿拉伯之春在这里出现。” 军政府所关注的不仅是大规模反政府示威的前景,它在过去曾对此进行了无情镇压,而且还关注美国会利用像利比亚那样的社会动荡进行军事干预,安插一个亲美的傀儡政权。

希拉里抵达缅甸时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包括给予昂山素季领导的资产阶级反对派更大的政治自由;结束与国内少数民族的长期冲突;让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该国有限的核计划。

希拉里没有什么作为回报的。“如果改革保持势头,我们就准备再向前迈进一步。但是历史告诉我们要谨慎,” 她补充说,“我们不准备讨论”解除制裁。美国也没有提出与缅甸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希拉里仅表示,美国将不再阻碍国际机构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缅甸的资助,以及联合国支持医疗保健和小企业扩张的发展赠款。

值得注意的是,希拉里邀请缅甸加入《湄公河下游倡议》,作为使其与北京的关系进一步松动的手段。作为华盛顿施加更大的地区影响力的一种手段,该组织创建于2009年,其中包括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名称的选择是相当刻意的——根据湄公河“下游”的定义,这就排除了湄公河“上游”的中国。美国希望能利用对中国的不满,其中包括中国水坝项目对湄公河的影响。

希拉里还建议,美缅合作去找回约600名死于二战期间的士兵遗体。这项建议类似美国在越南搞的寻找失踪美国士兵的活动。它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借口让缅甸军方和美国军方之间建立直接的联系。

希拉里上周四和周五在仰光与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举行了两次会面。奥巴马政府与缅甸反对派密切合作,是因为其目的是寻求塑造一个与美国利益更相一致的政权。在宣布希拉里访问前夕,奥巴马在两个星期前曾从巴厘岛打电话给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完全同意美国整个的战略,这再次表明了缅甸反对派不是出于担心普通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相反,昂山素季代表了那些被几十年的军事统治边缘化了的部分缅甸统治精英,并推动与西方列强的密切联系,使国家向外资开放。

在去年抵制军政府的假选举后,昂山素季现在已表示她与全国民主联盟将参与补选,尽管这是反民主的。在与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进行的视频会议上,昂山素季宣布她信任总统吴登盛这位前将军和军政府的资深官僚。

昂山素季是希望利用美国的支持,以使军政府允许民盟有一个更大的政治发言权,并向支持反对派的部份商界给予更多的经济机会。与军政府本身一样,昂山素季也表示关切,说在缅甸是不应有“阿拉伯之春”的,即工人阶级和农民群众的大规模示威运动。

《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企业视缅甸为下一个前沿地带”指出了该国经济的开放预期将给大企业带来的好处。商界代表团已经开始流入缅甸,他们热衷于利用其潜在的市场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气。文章说缅甸作为廉价劳动力平台的优势在于“制造业的低工资”、一个会讲英语的知识分子阶层和基于英国普通法的法律制度。

虽然有明显的经济考量,奥巴马政府的首要目的还是要削弱中国与缅甸的关系,因为美国正企图在整个地区发展反华联盟。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