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World News » China

中国惧怕“尼罗河热”

陈骏
2011年2月11日

原文“The fear of 'Nile fever' in China”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1年2月5日发表的评论。

* * *

埃及工人和青年在开罗要求民主权利及适当的生活水平的大规模抗议的场面,明显地已唤起了中国当局对二十年前天安门事件的可怕记忆。由于担心革命的疾病可能自埃及蔓延过来,北京已下令其互联网警察把“埃及”这个词从微博网站中过滤掉,以防止中国千百万互联网用户进行活跃的讨论。

香港的《南华早报》宣称目前埃及的动乱与中国在1989年的事件由于相似的“太过于明显而不能熟视无睹”。政治学者刘军宁在解释中国统治阶层的感受时,告诉记者:“真令人难以置信,政治强人控制的独裁政府能这么容易发生不稳,几乎在一夜之间便被推倒了。”

乍一看,中国和埃及在地理、文化和经济上似乎是南辕北辙的。但正如《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吉迪恩 • 拉赫曼指出,“有些引起埃及起义的条件与北京的情况听起来很耳熟能详:对腐败的普遍愤怒,食品价格上涨造成的不稳定的影响,年青人的失业,互联网调动民众抗议的能力,统治精英与他们试图管理的人民之间的鸿沟等。”

拉赫曼试图安慰他的读者说,“这场从突尼斯蔓延到埃及的政治传染病是极不可能跨越整个大陆而到达亚洲的。” 可是拉赫曼所指出的那些深刻的社会分化、阶级对立以及人民对现有政治体制的反感,正是世界各国的典形特征,包括中国在内。在中国这样一个有高度集中的四亿工人阶级的国家发生埃及式起义的前景,不仅使中国统治精英感到恐惧,世界金融贵族亦一样,因为他们是如此紧密地依赖中国的廉价劳动力。

《华尔街日报》就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对传染性的“尼罗河热”没有“免疫力”。它援用一个中国最近制作的动画片进行解释,内容是描述像兔子般的群众因为腐败而起义,愤怒地把中共官僚杀死。如果通胀继续恶化,这个华尔街的喉舌写道:“历史经验表明中国的稳定可能是一个幻影。”

从多方面来说,中国的阶级矛盾与埃及的一样尖锐。中国自夸拥有世界第二多的亿万富翁,并在2010年增加了69个到189个,仅次于美国。同时,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埃及的三分之二。贫富差距又因为粮食和其他基本必需品的价格的剧升而更为恶化。年青人,包括大学毕业生,越来越难找到工作。如埃及青年人一样,中国的年轻工人构成了该国3.84亿的互联网用户的大部分,使他们有国际视野,比上一代有更大的社会期望。

到处面临同样阶级压迫的工人阶级从来都是一个国际性的阶级。然而,在过去三十年,生产过程的全球一体化已经将全世界的工人以前所未有的程度上融合在一起。在许多情况下,中国和埃及工人被相同的全球大企业剥削,面对的也是相似的服务于大企业精英的高压政权。这就是为什么埃及的革命动荡在中国工人和青年人中能引起共鸣,而对统治阶层却引起恐慌。

《华尔街日报》所提及的“尼罗河热”让人回想起1917年10月以列宁和托洛茨基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的俄国工人阶级夺取政权后,被震憾的世界各国资产阶级对“布尔什维克瘟疫”的惊惶不安。正如现在的工人们开始从埃及获得启示,俄国革命激发起世界各国工人的热烈回应,包括在中国。

1925-27年中国大革命失败的悲剧给予埃及和国际工人一个重大的教训。布尔什维克以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为基础,坚持无产阶级在政治上独立于背信弃义的民族资产阶级的所有阶层,从而领导俄国工人阶级上台。在中国,斯大林使工人阶级从属于资产阶级的国民党,还声称这是领导中国革命的力量。其结果是国民党对工农群众的大屠杀。

在1989年6月中国发生的事件也包含类似的教训。在工人参加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和其他城市的抗议运动的高潮,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似乎已无能为力。他担心的是军队会分裂,自己可能会被软禁,政权将会崩溃。但是抗议运动缺乏革命的领导。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领导人没有采取政治的主动,而是尾随学生运动中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及其宣扬的中共领导层里面的改革派会进行“民主”改良的致命幻想。邓利用喘息的空间,调动来自偏远省份的军队和坦克血腥镇压了抗议活动。

埃及的青年和工人应从这些中国工人阶级的可怕失败得出必要的结论。争取基本的民主权利是与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不要信任资产阶级的反对党,如穆斯林兄弟会和穆罕默德 • 巴拉迪这样的领导人,他们与穆巴拉克的独裁政权一样维护的是现有的社会秩序。工人阶级必须依靠自己独立的力量,开始建立自己的组织,尤其是一个政党,去争取建立一个工人政府和推行社会主义政策。

迈出了第一步参加去年四月和五月罢工浪潮的中国工人和青年,应从埃及的工人得到决心和勇气的启示。中国和埃及争取民主的斗争是不能脱离国际社会主义的斗争的。埃及、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工人有迫切的需要去建立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的支部,只有它才体现了上个世纪工人阶级的所有的战略经验。它是地球上唯一的革命倾向,有能力领导国际工人阶级夺取政权,建立一个真正基于社会平等和民主的社会秩序。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