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erspectives » United States

华尔街抗争中的政治问题

2011年10月10日

原文“The political issues in the fight against Wall Street”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1年10月5日发表的社论。

* * *

进行了三周的占领华尔街的示威抗议在整个美国引起了强大的共呜,类似的占据活动亦发生在波士顿、芝加哥、洛杉矶和全国各处城镇。

示威者对社会平等的诉求,表达了千百万民众对资本主义、银行和企业的日益增长的敌意以及对就业、适当的生活水准和保证得到医疗服务、教育和其他基本社会必需品的迫切需要。

这场运动的增长引起了美国统治集团内越来越紧张的关注。这表现在《纽约时报》金融专栏作家安德鲁 • 罗斯 • 苏尔钦周二的文章,他引用华尔街一个首席执行官对他“个人安全”表示的担忧并警告说,这些示威抗议乃是“对可能出现的某种民众动乱的一声呜枪示警——尤如我们在一些欧洲国家中所见到的——要是我们的经济仍然继续挣扎的话。”

然而需要担心他们人身安全的并不是银行家们,反而是示威者,他们在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时多次面对警察的暴行和大规模的逮捕。

尽管如此,苏尔钦的关于民众动乱的警告是完全正确的。这是美国三十多年来首批重大的社会抗议的其中之一。大多数涉及占据活动的人在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重大的为社会变革而进行的斗争。继威斯康星州二月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之后,它们标志着公开的阶级斗争在作为世界资本主义中心的美国正捲土重來。

这样的斗争不是意外地出现的。它们被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的強大矛盾所推动。这个制度自雷曼兄弟倒闭三年来,产生了灾难性的失业水平,使千百万人陷于愈来愈深的贫困当中,可是最上层的却继续在累积着可耻程度的财富。

是什么东西在美国能把这些斗争隐藏了这么久呢?自1970年代后期以来,社会财富就一直持续加速地从广大劳动人民转移到处于最顶端那百分之一的金融寡头。工人阶级对这个过程的反抗,自从1981年航空交通管理员的罢工以来,都被工会系统地出卖了,事因工会本身已更加密切地融入了企业、政府和民主党当中。

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这没有比纽约市更为彻底的了。在那里,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流向最高端的百分之一的人,其中约34500户家庭的年均收入为370万美元。这个镀金阶层一天赚的比全市最穷的那一百万人整整一年的收入还多。

反对社会不平等及其根源即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首先是一个政治斗争。当涉及社会的财富和权力分配的利害攸关的问题时,斗争怎能不是这样呢? “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们,如想把斗争向前推进将要面对尖锐的政治挑战与决定。

随着这个运动的发展,正如美国的各种抗议形式经常发生的一样,它面临着被引导至民主党控制之下的危险。正如在布什政府下开始的反战示威那样,根据选举的日程表被调控,而一旦奥巴马入主白宫便结束了,可是在那里他却延续和扩大了布什的战争。

《纽约时报》在报道反华尔街抗议活动的新闻时,援引了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迈克尔 • 卡辛的话:“基于不满的叫嚷是任何运动的第一个阶段。” 文章继续引用卡辛的话称,抗议如要演变成一场“持久的运动”,其条件是“把刚刚爆发的激情贯注到一些机构当中,从而塑造为政治的目标。”

毫无疑问,他心目中的“机构”指的乃是附属于民主党和政治建制的机构。

为了这同样的目的,一些越来越不大可能的支持者们向华尔街示威朝圣,这包括世界银行前副总裁约瑟夫 • 斯蒂格利茨,他安慰示威者道,问题不是资本主义而是那个“被扭曲的经济。” 亿万富翁金融家索罗斯亦表示了对华尔街示威者的同情。这很像法国王后玛丽 • 安托瓦内特(因“让他们去吃蛋糕吧”的话而闻名)决定向巴士底狱外的示威者们作一个礼节性的访问并提供些糕点。

他们主要担心的是,抗议资本主义制度危机所造成的状况,将会由于武装了一个反资本主义的计划而变得具体化。

今天参加了从市政厅游行到祖科蒂公园的抗议现场的工会团体对此也同样惊恐。他们隐瞒事实的是,他们不但没有领导任何对抗华尔街的斗争,反而针对自己的会员和整个工人阶级,积极合作实行金融资本所要求的紧缩措施。

例如,工会方面最大的赞助者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的1199支部,它加入了州长库默的 “医疗重新设计组”,并在今年早些时候支持其建议,实行全面的医疗拨款削减,导至裁员及对联邦医疗保险的攻击。其他工会亦进行了类似的背叛。

如果工会官僚们赞同华尔街示威,这并不意味其要参加任何的战斗,反而是要扼杀它,把它变成为民主党和奥巴马竞选连任的工具。

华尔街示威所提出的问题,指出了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斗争的必要性。

最重要的是必须转向工人阶级和动员其独立的力量,以对抗那些把社会洗劫一空的金融寄生虫。这意味着在工作场所、社区和学校建设新的斗争组织。

这场斗争的政治出发点是与大企业的政党,即民主党还有共和党作决裂。工人阶级必须团结一切被压迫者——工人、学生、青年、失业者和老人——建设一个以社会主义纲领为基础的新的群众政党。

这必须包括要求一个紧急公共建设计划,为所有的人提供就业,重建极其必要的学校、医院、住房和基础设施,以改善劳动人民的生活条件。

通过根本性的社会改造和财富的再分配,必须保证所有人都有权利拥有适宜的生活收入、高质量的医疗保健和教育、适当和可负担的住房和其他社会必需品。

对美国和世界各国的劳动人民而言,资本主义制度已失败了。唯一可实行的选择是对社会进行社会主义的改造,把支配着美国和世界经济的银行和企业置于公有制和工人阶级的民主控制之下,用以满足社会需要,而不是为了私人的利润。

正如在埃及、希腊和其它地方,美国的劳动人民因利润制度的危机而卷入了新的斗争。与华尔街的示威者们一样,工人阶级在没有胜利所需的政治纲领、组织和领导下投入了这些斗争。只有社会主义平等党和世界社会主义网站,根据国际主义的基础致力于建立革命所需的抉择。

比尔 • 凡 • 奥肯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