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国际工人阶级对抗COVID-19大流行病的行动!

2020年6月29日

英文原文于2020年6月23日发表在世界社会主义网站

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正在失控。在第一例COVID-19病例发生六个月后,新增病例数达到了历史新高。作为世界各国政府的与冷漠、无能和刻意的政策相结合的行动的直接后果,形势十分严峻并在恶化。 

COVID-19大流行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其对二十一世纪历史的影响将不亚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二十世纪的影响。

过去五个月的经验已经表明,以美国为首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对疫情作出了灾难性的应对。由公司金融寡头的阶级利益决定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政策,并不允许对这种大流行采取科学指导,社会进步,民主,平等和人道的对策。他们将对利润的追求、个人财富以及对工人阶级的无限剥削完全置于世界绝大多数人口的社会利益之上。

当我们进入六月的最后一周,根据官方提供的低估的数据,已经有超过45万人死亡。正如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orld Socialist Web Site, WSWS)反复警告的那样,过早而罔顾后果的“复工”——实际上放弃了为遏制冠状病毒的传播而进行的任何系统性的努力——迅速导致了新增感染的爆炸性增长。

在美国,疫情席卷全国,给人的生命造成了沉重打击。这个拥有近300名亿万富翁,社会总财富约为8万亿美元的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是世界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的现实,是对美国社会的腐败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历史性失败的强硬和无可争辩的揭露。

自三月初,美国已有超过230万人被感染。死亡总人数已超过120,000。 在六月二十一日有25,000个新增病例,比两周前增长了20%。在二十几个州,新病例数增加了。在过去的两周中,加利福尼亚州的新病例增加了48.3%,这个数据在德克萨斯州是114%,在佛罗里达州是168%,在亚利桑那州是142%,而在乔治亚是47%。

按照这样的速度,由于没有任何制止该病毒传播的协调的计划,到夏季末死于该病毒的美国人数将达到25万左右。绝大多数受害者将是工人,而数量最多的受害者将来自工人阶级中最贫穷的那一部分。

在声称已停止疫情蔓延并可以安全地重新开放经济的西欧,有危险的迹象表明感染率再次上升。在周末,德国西部一家大型屠宰场的1300多名工人(主要是东欧移民工人)被检出COVID-19阳性。在封锁措施结束后,肉类包装厂和其他工厂已有几次疫情的爆发。更为意义重大的是病毒在瑞典的持续传播,作为“群体免疫”的典范,瑞典在过去的两周新病例增加了22.2%。

而对于历史上曾受到帝国主义压迫的,资本主义发展滞后的国家,由于其存在着普遍而巨大的贫困,其有限的医疗体系和脆弱的社会安全网受到这种大流行病的压倒性威胁。

南亚的新病例和死亡人数急剧上升。在印度,现在有440,000例病例和14,000人死亡。据Stat News报道,在六月二十一日,有11,484例新病例,比两周前增长了32.8%。同期新增死亡人数猛增了88.5%。在该国首都新德里,新增病例增加了87.6%。城市中的医院过度拥挤,人们因无法治疗而死于其他疾病。

在巴基斯坦,报告的死亡人数为3,590,在过去两周中,新病例的数量增加了63.6%,死亡人数增加了近70%。在孟加拉国,新增病例数量增加了43.6%,新增死亡人数增加了33.3%。孟加拉国的总病例数已超过115,000,死亡人数超过1,500。

在非洲,从第一例到最初的100,000例用了98天,但从100,000例增加到200,000例仅用了18天。现在仅在南非就有超过100,000例病例,在过去两周中,新增病例数增加了86%。埃及有50,000多例病例,过去两周新病例增加了22.2%。

大流行病在拉丁美洲造成了沉重的损失。在巴西,法西斯式的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拒绝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这种病毒的蔓延。在巴西,报告的病例已超过110万,位居世界第二。 六月二十一日有近30,000例新增病例,比两周前增长了30%。超过51,000人死亡,每日死亡人数超过1,000。在受灾最严重的州圣保罗,已有22万多人受到感染,新增病例数比两周前增长了32.7%。

在墨西哥,病例数超过18万,21,825人死亡。与两周前相比,新增病例上升了100%以上,新增死亡人数上升了惊人的155%。在智利,新增病例增加了66.7%,而在厄瓜多尔新增病例与两周前相比增加了20%以上。

统治阶级采取的政策的直接结果就是不断加剧的全球性灾难。“群体免疫”方案被普遍认为是不人道和鲁莽的。该建议最初被提出时,它被科学家和流行病学家普遍谴责。但是现在它已被全世界的政府所采纳。正如一位评论员所承认的那样,针对COVID-19大流行的政策现在已经是“放任自流”。

从疫情爆发开始,主导着特朗普政府和其他世界各国政府的回应的,并非公共卫生与安全,而是公司和金融寡头的利益。从三月下旬开始,数万亿美元涌入华尔街之后,一场旨在解除对冠状病毒传播的所有限制的宣传动员立即就开始了。

统治阶级的目的是利用这种情况来降低工资、增加剥削、采取大规模的紧缩措施以支付给富人的纾困金,并在世界范围内对阶级关系进行根本性的调整。金融寡头与绝大多数人口之间利益的鸿沟愈加明显,这一点在大流行期间股权市场和证券市场的持续上涨之中得到了极其夸张的体现——这在当代等同于发战争财。

能否采取必要的停止冠状病毒蔓延的措施,这取决于国际工人阶级的干预。停止病毒蔓延所需的所有举措(关停不必要的产能、隔离、大规模检测和追踪)都违反了统治阶级追求利润的利益。要确保给予所有受这些措施影响的人所需的支持,就需要大规模重新分配社会资源。

除此之外,要有效地对抗这种流行病,就需要系统地协调经济、科学、工业和信息资源。这种必要的国际合作在基于在民族国家体系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是不可能的。毕竟每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都专注于自己的国家利益。

制药公司相互竞争,保护自己的“商业机密”,而不是共享可以通过集体努力促进有效治疗手段发展,并最终促进COVID-19疫苗开发的资讯。

特朗普政府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是国家主义帝国主义政治具有破坏性的鲜明例子。然而更危险的是它为了追求地缘政治优势而愤世嫉俗地将这场大流行病归咎于中国,从而合理化美国为与其主要竞争对手进行战争的准备。

要怎样做,才能制止这场大流行病,并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呢?

必须从资产阶级手中夺取对于疫情作出响应的权力。工人阶级必须在国际范围内协同采取大规模行动,才能控制这场瘟疫,挽救目前处于危险之中的数百万人的生命。这场与瘟疫的斗争不仅是,甚至并不主要是医学问题。首要的,这是一个社会和政治斗争的问题。

发展出这样一场运动的潜力,源自于这场产生这场危机的内在历史逻辑。

反抗在世界各国的工人阶级之中酝酿。由于缺乏任何控制大流行病的系统性计划、医疗设施的灾难性缺乏、置无数工人于险境的不安全的工作环境、资产阶级政府拒绝为数百万失业者提供必要的社会支持、社会不平等现象愈加猖獗、军国主义的不断发展以及对基本民主权利的攻击不断升级,工人阶级的愤怒正在增长。

统治阶级已经意识到了工人阶级的政治激进化正在进行。必须把特朗普对“左翼极端分子”的咆哮以及他使用军队镇压抗议者的企图视为一种警示。

日益增长的社会愤怒已在由于明尼苏达州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和其他警察暴行而爆发的抗议事件中得到初步体现,这种抗议必须发展成一场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追求社会主义、有阶级意识的全球性运动。

当统治阶级的辩护者坚称“治愈大流行病的方法不能比疾病本身更糟”时,工人阶级将如此回答——根本的社会疾病是资本主义,新冠大流行只是这种疾病的症状,而它的治愈方法就是社会主义。

富人积累的大量资金必须被扣押和转移以资助为制止病毒流行并为受影响的人们提供全部收入而采取的各种紧急措施。巨型的银行和公司必须置于工人阶级的民主控制之下,并在合理和科学的计划基础上运作。浪费在战争和破坏上的大量资源必须被用于医疗,教育和其他社会需求。

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Fourth International, ICFI)深信,一场工人阶级的有力的革命性运动正在发生。 ICFI的任务是通过提供基本的战术,战略和纲领上的指导来协助这一运动。但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在每个国家建立第四国际的分部。我们呼吁工人阶级、学生以及所有认识到这个世界需要进行社会主义重构以确保人类未来的人们,同我们一起参加这场斗争。 

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