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生争取社会平等组织与社会主义平等党紧急反战大会通过的决议

结束对伊拉克的占领!坚决制止对伊朗的战争威胁!争取国际社会主义反战运动!

7 June 2007

下列决议 “End the occupation of Iraq! No to war against Iran! For an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movement against war! Resolution adopted by the ISSE/ SEP Emergency Conference Against War” 于2007年4月1日,在国际学生争取社会平等组织与社会主义平等党的紧急反战大会上获得一致通过,该会议于2007年 3月31日至4月1日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举行。决议代表了大会为新的反战斗争提供的政治基础。

1.国际学生争取社会平等组织与社会主义平等党的紧急反战大会呼吁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工人加紧进行斗争反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以及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威胁。

2.这次会议的举行正是在美国自2003年3月20日非法入侵伊拉克四周年之际。对于伊拉克人民来说,这四年是一个充满着死亡和毁灭的漫长噩梦。根据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刺胳针》 (The Lancet) 上的一项研究,到2006年6月为止,据估计死于入侵和军事占领的伊拉克人已有65万5000人。受伤的人数更是高的多,而整个伊拉克社会已遭到了摧毁。与此同时,3400多名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士兵被打死,近25000名士兵受伤。

3.对伊拉克进行的战争是一场帝国主义的战争。这是一场是为实现美国及其盟国英国和其他国家的大企业和金融寡头的利益而进行的侵略战争。正如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一样,美国的统治阶级正妄图用武力控制关键的战略地区,以实现对全球资源的重新瓜分。全球生产的日益一体化,打碎了资本主义制度在历史上赖以为基础的、陈旧的民族国家形式所造成的狭隘限制。这一矛盾的发展激化了人数日益缩小的统治阶级对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与包含着亿万人劳动的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根本冲突。

4.伊拉克不是帝国主义战争的第一个目标,而除非资本主义制度被推翻,也决不会是最后一个目标。20世纪到现在还不到10年,但事实已经清楚的表明,只要工人阶级还不行动起来,上个世纪的种种悲剧和血腥罪行就不仅会重演,而且将会更为惨烈。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美军国主义对世界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侵略扩张—从对伊拉克的第一次入侵,到对索马里和塞尔维亚的战争,以及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所进行的殖民主义式的侵略和占领。

5.2003年2月,千百万人在世界各地走上街头抗议美国的战争计划。四年后,尽管广大民众的反战立场越来越强烈,战争还是在拖延。要结束这场战争唯一的办法是以社会主义纲领为基础建立一个统一的国际工人阶级的政治运动。世界的生产资源必须置于世界人民的民主控制之下,只有这样才能使这些资源用于满足迫切的社会需要,而不是用于个人财富和企业利润的积累。

伊拉克和美帝国主义的全球战略

6.所有用来发动战争的理由—包括所谓的伊拉克与“基地”组织之间的关系,还有什么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都是早已被揭穿的谎言。那些在布什政府中编造这些谎言的人,连同其他国家政府、新闻媒体以及民主党中的同伙,都犯有战争罪行。染在他们手上的血,是永远也不能洗干净的。

7.这场战争的掠夺性的最充分的暴露是美国政治体系里面的各集团都无一例外地向伊拉克政府提出了向跨国公司开放其石油资源的要求。但美国统治阶级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夺取伊拉克的油田并通过军事手段建立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统治地位,更是为了增强对抗其主要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的力量,以抵消美国经济力量的衰落。

8.美国对于染指伊拉克和整个中东地区蓄谋已久,而2003年入侵伊拉克标志着这一阴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美国的这个政策越来越表现为直接的军事干涉和新殖民主义的形式—从而导致1991年的海湾战争,在联合国和克林顿政府操纵下长达12年的对伊拉克灭绝人性的制裁,及于2003年对伊拉克的侵略。

9.美国对这些地区实行直接的军事统治的根源在于美国经济霸权的削弱。依赖大量资本的流入,前所未见的债务水平以及形形色色的金融投机和操控,美国资本主义的基础是脆弱和不稳的。而一班日益腐败的美国统治精英正设法利用其首要的资产—比全世界其余国家的军事预算加起来还多的军事开支所支撑的武装力量—来抵消其衰落的经济力量。

10.美帝国主义的利益并不局限于中东和中亚,而是延伸到全球的每个角落,包括南美洲和中美洲、非洲、亚洲和欧洲。

11.人类正面临着自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些最血腥的日子以来从未见过的全球性暴力爆发的威胁。美国的全球野心对和平的危害并不亚于20世纪上半期的德国帝国主义。战争的根本成因不是美国统治阶级的野心,而是反动的资本主义民族国家制度不可避免地产生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方面的矛盾。不单单是美国在扩张其地缘政治利益。不同的资本主义强国—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与欧洲列强之间对各种资源的竞争—已经导致了帝国主义间的一种极端紧张的对抗。历史上被压迫国家的统治阶级,包括中国和印度,也在争取更大的世界主导地位,而更多的小国也有自己的地区利益和野心。这一切加在一起,加剧了全球冲突的危险。解除另一次世界大战威胁的唯一答案在于国际工人阶级的全球联合斗争,以建立一个民主和平等的世界社会主义社会。

战争和社会不平等

12.在过去30年里国际社会关系的主导倾向是飞速增长的社会不平等和财富集中到一小撮人的手中。 这个过程没有比在美国更明显的了。

13.军国主义与社会不公在两个方面是密不可分的: 1)战争符合靠剥削劳动人民致富的统治阶级的利益。2)随着社会矛盾的激化,统治阶级就企图利用战争来压制国内的冲突并将其转移到国外。

14.据国内税务署的税收数据,美国的社会不平等正处于自经济大萧条之前的192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人口最富的百分之一中的顶尖的十分之一 (30万人) 的收入竟大于最穷的1亿5千万美国人的总收入。自70年代以来,大部分美国人的收入都一直处于停滞或下降的状态,而顶尖的百分之一的收入却急剧的增加。而收入增长水平最大的又集中在人口顶尖的百分之一里面的百分之一。

15.在世界范围,世界人口最富有的百分之一的收入等于底部百分之十的收入。最富有的三个人比最穷的六亿人拥有更多的资产。全世界946位亿万富翁的总财产在2006年增长了35%,达到3万5千亿美元—比整个非洲大陆的国内生产总值还多出1万亿美元。

16.不平等的增长所涉及的是有系统的攻击工人在过往斗争所取得的成果。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和其他资本主义强国里,社会福利正在被淘汰。在较不发达的地区,抵制国际资本剥削的民族改革和民族保护正在被拆除。

17.在对外发动帝国主义战争时,美国的统治精英只不过把当兵的工人和青年当作炮灰。极端伪善的“支持我们军队”的口号被没有给受伤的美国士兵和退伍军人提供足够的医疗和辅助设施揭穿了。占领伊拉克对美军造成的军力限制,促使一部份的统治阶层提出了重新引入征兵制以便向美国的战争机器补充新的兵源。帝国主义的战争狂热将使各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和青年承受日益惨重的伤亡。

18.世界经历了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但是几十亿人仍在贫困和疾病中挣扎。全球人口被环境问题,如全球气候变暖所威胁。虽然解决这些问题的资源是存在的, 它们却被束缚在一个一切为了追逐利润和腐败的寡头们疯狂积累个人财富的社会制度下。

19.反战斗争不能脱离反对形成战争基础的政治和社会制度。反战斗争的中心必须是争取社会平等,是为建立一个保障每个人有工作、有象样的工资、有良好的住房、医疗保健和教育的社会而斗争。

战争与对民主权利的侵犯

20.社会不公和军国主义归根到底是与民主的统治形式不相容的。率先由美国统治精英发动的对最基本的民主权利的大量侵犯,是针对其军国主义和社会反动政策所不可避免地引发的抵抗。

21.作为美国统治精英的一个口头禅式的借口,所谓的“反恐战争”是一项巨大的骗局。在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五年半后,仍然没有人对这些事件以及明显的表明美国政府有份参与的证据进行过可信的调查。

22. “反恐战争”的第一个后果是对基本民主权利进行史无前例的攻击—从美国爱国者法案,到大大扩充对国内民众的监视,成立国土安全部,到中情局设立的秘密拘留设施以及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湾监狱。在“反恐战争”的名义下,美国政府已宣布它有权逮捕和扣留任何人,包括美国公民,正如约思 • 帕蒂拉 (Jose Padilla) 那样被无限期地、未经指控地加以监禁,并且使用酷刑。2006年末美国国会通过了由两党共同支持的一条法律授权设立进行任意审讯的军事委员会,批准使用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并否定了被关押在关塔那摩湾囚犯的基本人身权。

23.这些使美国走向专制统治的行动构成了对全世界人民的严重威胁。这些措施将会被用来对付任何反对或挑战美国统治精英利益的人。

24.伊拉克战争本身就是美国民主失败的一种破坏性的表现。这场战争是在美国和全世界人民的广泛反对下以谎言为基础而发动的。在2006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美国人民为结束战争投了票,而他们得到的却是军事行动的升级。

25. 侵犯民主权利是一种国际现象。澳大利亚的“反恐怖主义法案”,德国的“航空安全法”,英国的“恐怖主义法案”,斯里兰卡的“预防恐怖主义法案”—所有这些措施,以及世界各地更多的国家的类似法律,都是对人民的民主权利的攻击。

26.这些不同国家的统治精英都把人民的基本民权看成了实施他们那些不受欢迎的政策的障碍。反抗对民主权利的攻击必须基于反对资本主义的制度。捍卫这些权利必须伴随着把民主扩大到包含民主地控制社会经济生活,也就是说,建立国际社会主义。

国际主义

27.能够反对这些政策和结束战争的力量是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国际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是唯一的一个其阶级利益与那些支持帝国主义的社会阶级的利益绝对不可调和的阶级。它也是唯一的真正的国际性的阶级,它的社会利益是超越资本主义制度下相互竞争的民族国家的。

28.美帝国主义并不是军国主义增长唯一的罪魁祸首。不同国家的统治精英都试图通过军事力量为自己谋取利益。所有主要的资本主义强国都曾支持或帮助入侵伊拉克。如果这些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反对过美国的政策,这是因为他们要保护自己的,包括在中东的利益。

29.在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如伊朗,中国和印度,统治精英的利益和野心是与工人阶级的利益完全对立的,是与反帝国主义的原则毫不相关的。反对向这些国家发动战争并不意味着支持这些政府或者这些政府所代表的资本主义利益。打败帝国主义并不会通过这些国家获取核武或者其它武器来实现,而是要通过以一个以社会主义纲领为基础的国际工人阶级的运动。

30.全世界工人所面临的最根本问题是经济全球化与资本主义民族国家制度之间日趋激烈的冲突。资本主义国家与集团之间的竞争加剧了他们对劳动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猛烈的攻击,以及对自然资源控制权的争夺。 如果工人阶级对这些对抗不加制止,将最终导致一场世界范围的灾难性冲突。

31.把全球化生产力局限制在过时的民族国家制度范围内的种种努力既是反动的又是空想的。工人阶级必须用一个全球战略以及反对一切形式的民族主义来回应帝国主义的全球战略。

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和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

32.在争取实现这个纲领的斗争中,全世界的工人和青年必须立足于争取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反对那些企图把人民的抗争以这种或那种形式安全的融入现存政治体制的那些政党和政治倾向。

33.这就意味着要与民主党和所有那些企图向民主党施压的人彻底决裂。从筹备入侵伊拉克到最近的战争升级,美国民主党一直扮演着给布什政府当帮凶的角色。民主党是帝国主义的资产阶级政党,它有着领导美国进行战争,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悠久历史。今天,该党领导层中的各派别—从公然的反动派到名不副实的“撤出伊拉克党团”—都对战争的延续负有责任。民主党的企图是在公开场合采取一些姿态,以缓和社会抗议活动,从而防止群众运动摆脱两党体制的控制而发展起来。

34.工人们必须摒弃民主党人在国会里滑稽和虚伪的装腔作势:审阅不具约束力的决议,定在遥远未来的最后撤军限期,通过提供数十亿美元进行战争升级的所谓 “反战” 决议,还有民主党人叫美国士兵去送死后而流下的鳄鱼泪。民主党想要的 “反战”政策是允许继续占领伊拉克,并同时为未来更多的战争和军事干涉扩军备战。如果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或者两党内部有什么分歧的话,这些都是策略性的分歧—都是为了如何最好地实现美帝国主义的利益。

35.每个国家的工人都面对类似的政治问题。加拿大的自由党和新民主党,英国的工党,澳大利亚工党,法国和西班牙的社会党,德国的社会民主党—所有这些所谓的“左派”组织都曾促进过右翼的和军国主义的政策或者就由他们直接实行这些政策。他们绝不是人民大众利益的政治代表。

36. 反战运动还必须反对世界各国那些支撑现存政治体系的种种倾向—从绿党,到领导过主要反战示威的各组织,到名义上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倾向,例如法国的革命共产主义联盟 (Ligue Communist Révolutionnaire) 和意大利的重建共产党 (Communist Refoundation)。这些政治倾向通过把抗争变成对资产阶级政府的支持或者鼓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如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所谓的革命,从而防止工人阶级进行独立的政治动员。这就有必要反对所有那些主张为了向统治阶级及其代理人施压而提倡的虚假的“团结”。

37.在全世界的大学和中学里,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必须根本反对统治校园的各种意识形态和政治倾向—包括后现代主义和身份主义政治的破产观点。学生们必须吸取那些旨在向现存政治体制施压的示威政治的历史教训,这已证明了是徒劳无益的。在青年学生当中争取展开社会主义运动首先必须认识到学生们面临的问题—包括战争和征兵的威胁,高涨的学费,学生债务的爆炸性增长,缺乏像样的工作等—都是与全球资本主义的危机分不开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工人到学校或大学上学,正如越来越多的学生要工作一样。学生运动必须争取的是整个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政治运动。

38.争取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要求自觉地吸取革命国际社会主义的历史,从马克思和恩格斯,俄国革命,到今天由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所代表的反对斯大林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斗争。

39.这次会议还呼吁世界各地的工人和青年起来建立社会主义平等党和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及国际学生争取社会平等组织,以领导反对战争与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