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罢工潮:阶级斗争的一个新阶段

By Joseph Kishore
26 October 2010

原文 “The French strike wave: A new stage in the class struggle” 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0年10月19日发表的社论。

法国的罢工和大规模示威反对削减养老金是阶级斗争进入一个新阶段的最新最发达的表现—这就是国际工人阶级大规模进行反抗资产阶级对工人的就业和生活水平所作的无情攻击。

这些事件粉碎了所有宣称工人阶级是过时的力量以及阶级斗争已经是历史遗迹的断言。工人阶级的巨大社会力量再一次开始显露出來。在全球资本主义历史性崩溃的条件下,现代社会中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的根本分裂再次显现出来。

从各方面来看,反对立法提高退休年龄的罢工正在不断扩大。自本周开始,由于炼油厂工人的罢工,全国各地加油站正出现燃油短缺。卡车司机也加入罢工,拖慢了全国主要公路的交通。数以百计的中学因为学生抗议活动而关闭。继在过去的一周有超过300多万人走上街头后,大规模示威将计划于周二举行。

萨科齐政府的镇压措施,包括动用防暴警察來驱散封锁炼油厂的石油工人,激发起工人阶级以扩大罢工行动来回应。工人们扩大斗争的努力以及对他们的社会力量的运用使他们与工会的冲突更加公开化,因为工会正力图减弱这些群众行动。

罢工已得了到法国人民的压倒性支持。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七十的人赞成罢工。在18-24岁的青年中,支持率更高达百分之八十四。而萨科齐的支持度,相比之下,正处于创纪录的最低点。

在法国发生的事件是世界性的事件,那只是各个国家中日益高涨的抗争情绪的其中一个表现。自今年春天欧洲的债务危机发生以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坚决反对在整个欧洲大陆推行的紧缩措施。这包括希腊和西班牙为期一天的总罢工。上周末的意大利,数十万人在罗马遊行抗议紧缩措施。

工人阶级卷土重來的斗争不仅限于欧洲。中国被汽车工人的罢工所震撼; 在柬埔寨和孟加拉,纺织工人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行动;在印度,富士康工人无惧警察的镇压而进行了罢工。在美国,汽车工人正酝酿反抗汽车公司,政府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无情削减工资的勾当。

统治阶级是不会退缩的。萨科齐政府对罢工蔓延的回应是顽固死守,坚持必须削减公共开支。站在萨科齐背后的法国和欧洲银行警告说,倘若未能实行削减政府开支,他们将会质疑法国债务的信用评级。在整个世界范围,金融和企业精英是铁了心要把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的全部代价强加于工人阶级身上。

这些事件表明,能和平地使世界经济从2008年9月的金融恐慌及动荡中重新稳定起来的方法是没有的。世界资本主义的崩溃已经迎来了一个新的社会动荡与革命的时期。

在各个国家,工人阶级与代表银行和大企业的国家机器的公开冲突,提出了政权的问题。社会的运行是以誰的利益为依归?在资本家阶级的继续统治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基础上—意味着人民大众将更加贫困,民主权利被破坏,以及更大和更血腥的军事灾难。

工人阶级的出路是夺取政权,以社会的需要为基础改造世界经济,结束银行和大企业对一切经济和政治生活的专制统治。

这个政权的问题并不是属于遥远的未来。而是从阶级斗争的新阶段中有机地和必然地产生的。除此以外,法国工人和他们的国际阶级兄弟姐妹们的诉求是无法实现的。

以法国工人的利益出发解决危机上的最大障碍不是软弱和孤立的萨科齐政府。而是工会领导层及其盟友法国社会党和共产党,以及其他中产阶级的所谓“左派”的组织。 他们的工作是把工人的反抗保持在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政治代理人的框架內。通过堵塞通往夺取政权斗争的道路,他们的工作是旨在消解斗争及挫败工人的士气。

无论是法国的新反资本主义党 (New Anti-Capitalist Party)—在最近的声明里它鼓吹說,罢工的结果是“政府将被迫投降”—德国的左翼党 (Left Party),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 (SYRIZA) 或是美国的国际社会主义组织 (ISO),所有这些政治倾向的目的是相同的: 防止工人了解他们所面对的局面,并阻止他们动员自己的力量夺取政权。

要使在法国进行的斗争取得成功,就必要打破工会令人窒息的桎梏,走出一条独立的道路。工人必须建立新的民主斗争组织—行动委员会—来争取工人阶级各阶层最广泛的团结并争取学生,青年,专业人士和受压迫的中产阶级层积极参与对政府和统治阶级发动工业和政治的进攻。行动委员会将发展总罢工來拖垮萨科齐政府,代之以社会主义纲领为基础的工人政府。

关键的问题是在工人阶级当中建立一个新的领导层,以一个明确的革命纲领把运动武装起來。72年前列昂 • 托洛茨基在第四国际的创建纲领里所写下的话完全适用于今日:人类的危机归根到底是革命领导层的危机。这个危机的解决方法需要在每个国家都建立起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 (ICFI)。

约瑟夫 • 基索 (Joseph Kish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