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罢工浪潮与资产阶级民主的衰败

By Barry Grey
1 November 2010

原文 The strike wave in Europe and the decay of bourgeois democracy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0年10月20日发表的社论。 

欧洲和国际工人阶级反对大规模失业和政府紧缩政策的日益高涨的斗争,揭露了资产阶级民主外观背后的现实。各国政府,无论是保守派政府或是名义上的 “左派” 政府,都在进行裁员,削减工资和社会福利,而完全无视绝大多数人民的反对。

选举,议会辩论对政府的政策完全不起作用。国家对金融贵族唯命是从,为着本应要为经济危机负责的银行家的利益,去压低人民的生活水平。通过利用大量失业与不断增加的社会痛楚来低压工资和加强剥削,金融家和企业高层主管赚的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

当工会尽最大的努力仍不足以压制工人爆發斗争并且挑战资本家的计划時,国家便动用其镇压力量来粉碎罢工和抗议,这样的情形在法国和希腊尤为突出。在法国,萨科齐政府动员防暴警察驱散封锁油库的工人,又以催泪弹及胶橡子弹攻击示威的学生,并在全国各地逮捕数百人。

在希腊,在工会的支持下当选的社会民主党(PASOK)政府曾于八月时调动军队去镇压卡车司机的罢工。在上周,这个政府又派出防暴警察,以催泪弹來对付文化部那些占据雅典卫城抗议大规模裁员的职工。

尽管遭到这些攻击,工人阶级的抵抗却是越来越强。法国现時的罢工和抗议浪潮乃是国际阶级斗争中一个新阶段的最为发达的表现。它标志着世界政治局势的一个历史性转变。工人阶级再次投入了反抗资本家的战斗中。

在最近几天,罢工运动已在法国扩大,希腊爆发的一场罢工瘫痪了该国的铁路系统,在罗马, 数十万人举行了示威,抗议贝鲁斯科尼政府的政策。

在西班牙,葡萄牙及爱尔兰已有为期一天的总罢工与大规模抗议活动,罗马尼亚的工人亦在罢工,更有中国汽车工人强大的罢工。 在印度,柬埔寨和孟加拉亦有工人罢工。

在英国,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合政府正实行史无前例地削减总额达830亿英镑的开支,这将意味着公共部门至少会削减50万个岗位,并在私营部门再裁员50万人。

英国工人曾多次试图反抗政府及企业的猛烈攻击,但至今为止仍被工会阻挠与出卖,反对工人们进行任何认真的罢工与社会动员的行动。伦敦地铁工人曾举行罢工抗议私有化和大规模裁员,促使政府制订了反罢工的法令。英国广播公司和英国航空公司的员工己经投票赞成罢工,但工会的领导人却拒绝付诸行动。

在美国,奥巴马是利用工人和青年人对布什和共和党的亲大企业政策和军国主义政策的强烈仇恨而上台的,但是他所推行的与右派一致的,反工人阶级的政策,使千百万投他票的人幻想破灭。在国会选举前两周里,白宫与民主党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企业金融精英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明显的表现在政府在过去一周的行动中。

奥巴马政府取消了对墨西哥湾地区的石油钻探禁令,宣布社会保障金领取人将不会得到任何生活费的增加,并且拒绝了暂停银行强制拍卖房屋的呼吁。

美国工人阶级不断增强的反抗表现在工人们开始对全美汽车工人联和会(UAW)造反,反对联和会与汽车公司老板和奥巴马政府于去年给汽车产业试图制定的新工资基准,这就是把新雇佣工人的工资削减百分之五十。

《纽约时报》就法国发生的事件在周二发表的一篇社论总结了美国统治阶级对人民的民主意志的蔑视。这个民主党“自由派”的主要喉舌承认,反对萨科齐提高退休年龄计划的罢工和抗议得到了法国人民的广泛支持。“虽然罢工造成了大量的不便和经济损失,”该报写道, “公众舆论对工会的同情却没有改变。” (法国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七十以的人上支持罢工者)。

但这并不能阻止《时报》坚持这样的说法: “法国的议会应在这一周给予退休年龄改革法案最终的批准,”接着写道,“即使把年龄提高到62岁还是不够的,在本年代结束之前还需实行进一步痛苦的调整。”

世界各国数以亿计的人开始体验到的是,他们最基本的需要是与资本主义制度不相容的。阶级斗争的增长暴露了资产阶级民主只不过是银行和大企业对经济和政治生活实行专政的一块遮羞布。

我们必须由此得出政治方面的结论。争取就业,适当的生活水平,住房,教育,医疗保健和其他所有的社会权利的斗争就是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的政治斗争。这并不是把国家机器向左推,或者改良它,或者用一个资产阶级政府接替另一个资产阶级政府的问题,而是要通过工人群众的革命动员去取代它,建立以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和工人民主为基础的工人国家。

争取工人政权的斗争是有机地及无可避免地产生于工人阶级反抗资产阶攻击的斗争中。这样的斗争必须是自觉地进行的,必须反对工会,官方的“左派”政党与及各种中产阶级的伪左派组织,例如法国的新反资本主义党,他们的意图都是要把工人阶级捆绑于现有的政治体制內,防止工人阶级进行独立的夺取政权的斗争。

此外,这场战斗是国际性的斗争。整个欧洲和世界各地的工人都面临着同样的攻击,面对的是同样的敌人。不论各国的统治精英之间的冲突是多么激烈,他们都团结一致的力求把危机的全部代价强加于工人阶级身上。国际金融资本正在对工人们展开一场协调一致的进攻。工人们必须跨越国界进行联合的反击,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而战斗。

巴利 • 戈列 (Barry Gr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