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溃败的背后

By Joseph Kishore
9 November 2010

原文“Behind the Democratic debacle”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0年11月4日发表的社论

美国中期选举后仅一天,美国媒体便迅速地在一个政治体制内人人都接受的说法上联合起来,那便是共和党的胜利是公众对奥巴马政府的所谓左翼政策的普遍否定。奥巴马本人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采纳了这种分析,他承诺与共和党密切合作,寻求在富人减税方面进行某种妥协,并改善与美国企业界的关系。

这种说法是基於两个前提,而这两者都是错误的:1)奥巴马在他执政头两年展开了反大企业的政策。2)全体人民运用选举给予了资本主义和大企业热烈的肯定。这些前提不仅仅是荒谬的,更是与基本的事实冲突。

在大量的政治评论当中,主流媒体里没有一个人提出一个似乎更为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奥巴马通过冒充成是“希望”和“你可以相信的改变”的保民官而得以上台后,他的偏袒企业,偏袒战争的政策,已经成功地使一大部份投他票的人背弃他,并且在政治上使他们大失所望。

2008年9月华尔街令人惊愕的崩溃,粉碎了布什政府所剩无几的威信,更大大地使资本主义制度名誉扫地,是这些事件确保了奥巴马的当选。奥巴马是带着激进改革的压倒性使命上台的。

然而该政府的回应却是迅速地对银行进行保护。甚至在上台之前,奥巴马就已经表明了他无条件地支持救市,往后他更是扩大了救市的行动。他筹组的政府,是由金融资本的利益集团所支配的,其代表的象征是经济顾问劳伦斯 • 萨默斯和财政部长盖特纳。

这个政府反对对企业管理层的薪金作任何的限制,并断然拒绝起诉那些对这场经济浩劫应负责任的人。在过去的两年里,那些最富有的个人大大增加了他们在国民收入中的份额,而那些最大的银行则预期会给高层发放创纪录的薪酬套餐。

经济危机导致大萧条以来从未见过的就业危机。政府则拒绝实行任何政府雇佣的政策。在整个危机中,奥巴马不断地重申:就业水平是一个“滞后指标。”

在拯救了华尔街之后,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在奥巴马的监督下被迫破产,并且要求工人接受大幅度地削减岗位,工资和福利。汽车巨头的利润因此飙升,而汽车工人的工资所受的打压已成为了各个经济部门及全国各地的一个模式。

我们可以看到其后果:在工业发达的中西部地区民主党的支持度崩溃了,该党在众议院失去席位中的其中一半就在此区。在作为汽车工业中心的密歇根州,在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情况下,共和党横扫了州和地方政府的执政权。在底特律,绝大多数人在2008年投了奥巴马的票,而这一次前来投票的选民还不足五分之一。

奥巴马施行的主要内政是医疗系统的改革。该法案是完全为保险公司和大企业的利益而制定的。为了“两党合作”的目的, 奥巴马己经放弃了任何进步改革的暗示,其中包括“公立医疗选择权。” 尤其是上了年纪的选民们颇为正确地看到这整个措施是为了一步步地削减医疗保健福利以及对医疗护理实行配给制。这导致了大量选民倒向共和党,使该党在60岁以上选民当中取得百分之十八的优势。

在外交政策上,奥巴马是乘着反战浪潮而上台的。在2008年的民主党初选时,他评击对手希拉里的主要论调是他没有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奥巴马在就任后却马上重新委任布什旗下那些负责战争的人,这包括国防部长盖茨和彼得雷乌斯将军。他的政府继续对伊拉克进行占领,并大大地强化了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战争,又对也门和伊朗发出新的战争威胁,并部署中央情报局的无人驾驶飞机在世界各地到处杀人。

自2002年以来,战争是每次选举中的主导议题。然而通过看到奥巴马政府的行动,千万人已经弄清楚靠投票给民主党是不可能结束战争的。反战特别强烈的年青人在周二的投票率急剧下降。在2008年,18到29岁的人占选民的百分之十八,但在这次选举中他们只占百分之十。

在奥巴马头两年的右翼政策的清单内还必须补充的是:他加强了对民主权利的攻击,并且反对起诉那些负责使用刑讯和监听国内民众的人;他维护能源巨头英国石油公司的利益,不顾它要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环境灾难负责任;他拒绝对银行强制拍卖房屋实行任何的暂停,尽管证据显示银行进行了大量的诈骗,把数以百万计的家庭赶出家门。

在美国政治的特殊状况下,也就是说排除了任何对两个大企业政党的反对声音,对民主党的广泛不满就表现在共和党的胜利上。除了利用民主党选民投票率的崩溃,共和党人还趁机利用了奥巴马的背叛和他的无原则性,来加以暴露渗透着民主党及其自由派支持者的不诚实与表里不一。共和党的空谈在被欺骗的民众中引起了共鸣。

奥巴马政府的失败不仅仅是某位个人的失败,更是整个政治和经济制度失败的一个表规。在美国资本主义经济衰落的长远背景下,除了不断扩大对工人阶级的攻击外,它对资本主义危机已经没有其它应对的方法。

那些曾鼓吹奥巴马的工会,以及自由派与中产阶级组织的队伍,面对共和党的胜利将会再度坚持必须拥护民主党的立场。这是绝对的破产。那种认为极右翼势力的增长是可以通过选出民主党来加以制止的观点,是与事实恰好相反的。对民主党的鼓吹有利于实行该党自己的反工人阶级政策,同时为更多的右翼势力脱颖而出创造条件。

人们必须把这次选举看作一个警告。整个政治体系,包括两大政党,正在变得越来越倾右。选举过后将会是对就业和工资进行更深入的攻击,对民主权利进一步的侵蚀及战争的扩大化,其中包括准备进行后果难以想象的全球性冲突。

在这一场危机中,美国政治已经变成病态性的。就像一个阻生齿那样引起了感染,千百万人的愤怒和不满的任何真正的表达遭到了剥夺。只要工人阶级仍然被困於民主党和资本主义两党体系的框架内,右派势力就会利用这样的局面捞取利益。

工人们和青年人们必须认真的思考这一切的含义。在民主党和资本主义的政治里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必须要建立的是一个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工人阶级的独立的革命运动。这正是社会主义平等党努力地在广大工人和年青人当中传播的观点。

约斯夫 • 基索 (Joseph Kish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