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群众起义与不断革命观

By 世界社会主义网站编辑部
2 February 2011

原文“The mass uprising in Tunisia and the perspective of permanent revolution”是世界社会主义网(www.wsws.org)于2011年1月17日发表的社论。

突尼斯的事件是世界事态一个转折性的标志。在反动势力得意洋洋地压压抑了阶级斗争几十年后,大规模抗争的爆发以及本 • 阿里23年来的高压统治的结束,标志着一个革命剧变的新时代的来临。

然而,突尼斯群众的斗争只是在刚刚开始的阶段。新临时总统持续的军事暴力清楚地表明了工人阶级面临着巨大的危险。革命纲领和领导层的关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没有发展出革命领导层,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另一个专制政权取代本 • 阿里。

突然和迅速地展开的群众运动推翻了本 • 阿里,具有巨大的客观意义。被西方经常称赞为阿拉伯政权当中的最稳的,也是北非和中东资本主义及美国和欧洲帝国主义利益的堡垒,在几周之内便暴露出是一个孤立,虚弱和腐朽透顶的政权。

点燃在政治生活表面下长期积压的社会火药桶的那根火柴,来自一个大学毕业生的自焚,因为他找不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当局却剥夺了他卖菜的微薄生计。这一悲惨事件成了数以百万计的年青人和工人对大量失业,贫穷,社会不平等以及统治精英的专制和腐败的愤怒的聚集点。

导致突尼斯爆发动荡的社会条件支配着整个西北非的马格里布和中东地区,同时全球经济危机和银行与大企业无情的进攻,也使这些社会条件日益降临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

重要的是,伊斯兰势力基本上没有参与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在世界各地,支配着经济和政治生活的根本的社会和阶级问题正成为核心问题,取代了次要及第三位的宗教,种族和民族问题。

本 • 阿里的垮台对突尼斯和整个阿拉伯世界的资产阶级,以及美国和世界帝国主义是一次冲击。更令他们担忧的是发生在邻国阿尔及利亚和更东边的约旦爆发的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毫无疑问,成千上万工人和青年人,无畏挤满突尼斯市中心的军警,要求结束独裁统治的场面,令纽约,巴黎,法兰克福和其他帝国主义金融中心的银行家和投机者们不寒而栗。当涉及到腐败和傲慢地炫耀其财富,没有哪国的统治精英能望美国其背。

美国和欧洲在突尼斯的事件上的反应是彻底地见利忘义和虚伪的。所有帝国主义的首都早已深知本 • 阿里政权的严重腐败。

促成抗议活动蔓延的一个因素,是由维基解密所发表的出自突尼斯的美国大使馆的电文。它们用刻薄的言辞形容突尼斯为一个盗贼般的独裁政权。这些电文对突尼斯社会抗议的爆发所起的作用,有助于解释美国统治阶级对维基解密的披露的歇斯底里的反应。

美国和欧洲都共同选择了将突尼斯政府的掠夺行为服从于他们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欧盟,尤其是前殖民大国法国,已与突尼斯建立了广泛的经济联系。美国亦已加强了对该独裁政权的军事和政治援助,以换取其支持华盛顿的“反恐战争”。

这些政治和军事关系暴露了美国和欧洲的假装捍卫人权和促进民主的空洞性。

直至上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对一家阿拉伯卫星电视台的观众说,在突尼斯的危机事件上美国“不偏袒”任何一方。直至华盛顿数十年之久的盟友快要跨台时,美国政府才改变浯调,声称支持示威者,并指责当局过度使用暴力。

美国统治阶级在突尼斯群众运动中的真正态度是一种无情的敌意,正如《华盛顿邮报》编辑部成员的杰克逊 • 迪尔(Jackson Diehl) 的评论所表露出来一样。迪尔在上周五声称:“在中东最紧迫地威胁到美国利益的并不是战争,而是革命。”

他补充说“暴力已经蔓延到阿尔及利亚,而阿拉伯媒体则不断揣测下一个“突尼斯情况”将会是在什么地方出现:埃及?约旦?利比亚?所有这些国家都受到全球食品和燃料价格迅速上涨的威胁;联合国上周则警告‘食品价格的震荡’”。

突尼斯在过去一周发生的事件,再次显示了工人阶级的巨大社会力量及革命潜能。但是,群众运动的主要弱点就是缺乏一个明确的革命观,纲领和领导。

这就使得本土资产阶级及其帝国主义的支持者有机会重新休整力量,制造新的手段来粉碎广大民众的反抗,从而保卫突尼斯资本主义。本 • 阿里的离去已经除去了最直接的仇恨目标,突尼斯当局已经发动了反攻。在“团结政府”和承诺选举的掩护下,紧急状态和宵禁依然生效,而警察和士兵则继续向政权的反对者开枪和进行逮捕。

革命斗争的出现使政治觉悟,观点和纲领的问题更加突显出来。突尼斯和整个中东的历史有力的验证了由托洛茨基和第四国际所阐述的,以不断革命观为基础的世界革命战略。

正如托洛茨基在反对斯大林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和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时阐明,在帝国主义时代,对于一个资本主义发展迟来的国家,其资产阶级是无力去进行民主革命的基本任务的。资产阶级在如突尼斯这样的国家,是虚弱的和依附的,与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土的封建势力有无数的联系。他们对工人阶级的革命力量的恐惧和敌视比对帝国主义强一千倍。

突尼斯自1957年独立以来的历史为上述正确的历史预测提供了教科书式的范例。民族资产阶级以铁腕统治,把贫困强加于群众,而同时却开放突尼斯经济给予帝国主义银行和大企业进行毫无约束的剥削。阿尔及利亚亦一样,在60年代领导反殖民斗争的民族解放阵线,今天却在打击抗议工人,并为腐朽的统治精英和外国银行和大企业利益强制推行“自由市场”政策。

形形色色的民族主义运动,包括那些从前把自己标榜为半社会主义者的,今天却与帝国主义合作压迫本国的人民。无论是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纳赛尔主义,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或者是其利比亚的变种,都不能够解决真正摆脱帝国主义独立,失业,贫穷和经济落后等问题。

阿拉伯联盟对突尼斯事件的反应是敦促“冷静”和“稳定”,即镇压群众运动。利比亚的卡扎菲公然捍卫本 • 阿里对抗示威者并警告会一个新的布尔什维克革命。

欧洲伪左派组织所推行各种形式的所谓“民主革命”实际上是一条 ;死路。他们希望工人向当局施压以给予官方反对党和工会更大的影响力。然而,所有这些组织都没有试图发动一场反对当局或其右翼政策的斗争。突尼斯劳工总会在过去两次总统选举都支持本·阿里,更正式赞同他的自由市场“改革”。

突尼斯以及整个马格里布和中东的工人阶级和被压迫群众的唯一可行的纲领,是第四次国际国际委员会所提出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案。只有通过工人阶级的独立斗争,领导所有被压迫的社会阶层,对抗本地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才能赢得到民主和社会权利,并将社会平等建立为政治生活的基础。

这场斗争不能单在一个国家范围上进行。整个北非和中东必须建立起托洛茨基主义政党,在中东和马格里布社会主义联合国的旗帜下将劳动大众团结起来,并成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

这场斗争也必须自觉地与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不断上涨的斗争联系在一起。这些国家也有大量来自北非和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工人。

只有在这种国际主义基础上,才能克服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不断煽动的宗教,国籍和种族的分化,从而动员工人阶级的社会力量去结束帝国主义的统治。

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ICFI)创建了世界社会主义网站作为其每日的出版物,报导及分析世界各地的政治事态的发展,并为国际工人阶级的斗争提供必要的观点。我们号召在突尼斯和整个中东地区的WSWS读者们与我们的网站联系。我们号召那些试图结束在突尼斯和整个地区的独裁统治与剥削的人们去采取斗争,建立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的支部。

世界社会主义网站编辑部

We need your support

The WSWS recently published its 75,000th article. Become a monthly donor today and keep up this vital work. It only takes a minute. Thank you.